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手机导购

异世荒野直播第一百二十七章错误的方式营养

来源:  点击次数:0  时间:2021-01-15

异世荒野直播 第一百二十七章 错误的方式

第一百二十七章

一对似乎真心相爱的恋人,刚刚互相确认了心意,经历了令人羡慕的告白,还没来得及享受情侣生活的一分一秒,就立刻永远的分别了。

这一幕来的实在太过突然,让人没有哪怕一丝丝的防备,卡托斯甜蜜、幸福的笑容还挂在脸上,无比的错愕就已经将他完全笼罩,眼睛其实已经确认了眼前这一幕,但大脑却拒绝相信这是真的,卡托斯伸出手,在光幕里徒劳的向前环抱,似乎是想将漫天的光点抱进怀里,重新组装成一个蜜瑟雅一样。他机械性的向前拥抱着,一秒、两秒……

终于,他意识到这种行为是完全徒劳的,意识到妹妹真的已经彻底消失了,肉体也好、灵魂也罢,全都彻彻底底的消散在了这个世界上,卡托斯胳膊抬起,手指颤抖,用了三次才成功的摘下了鼻梁上的眼镜,仰头看天,发出了一声受伤的野狼般的嚎叫!

啊!!!!!!!!!!!!!!

光幕的这一边,薇丝此时已经完全错乱了,她伸出手,想要把四散的光点抓在手心,但那些光点完全没有实体,她的做法没有半点用处。冰蓝色的恐怖能量以她为中心,如同海潮一般汹涌的澎湃着,将周围的一切都冻结起来!巨大的冰花绽放在雨林的土地上,冰花中心,薇丝慌乱至极的喃喃自语道:

“不、不应该是这样的!听到卡托斯的告白,蜜瑟雅她应该有了新的寄托、成为附身为卡托斯身上的背后灵才对!她为什么直接消失了?为什么她像那些被净化的鬼魂一样彻底消失了啊!不要再说了。”15日下午!不是这样的!这不是真的!对了!那些猫,是那两只猫骗了我!是他们骗了我啊!!”

说出这句话时,薇恩带着无比凶厉的神情,一下盯住了佐罗和北极这两只奇特的白猫!法圣级的精神力全开,虚无的空间之中,超大型的魔法阵明灭不定,无数闪耀着冰蓝色光芒、蕴含着恐怖寒气的冰锥自虚空之中浮现出来,从四面八方、从各个角度将两只可怜的白猫完全锁定住了!

“是你们!都是你们的错!都怪你们提供了错误的情报,导致蜜瑟雅就这么消散了!我要杀了你们!不,杀了你们太干脆了,还是将你们做成冰雕,永远的冻结在蜜瑟雅的墓前,让你们用余生的所有时间向她忏悔吧!”

她说着,那些恐怖的冰锥也同时缓缓的向佐罗它们逼近,佐罗此时已经摘下了头上的帽子,将北极猫护在身后,一边后退,一边大声叫嚷着:

“不对啊!我们的情报是完全正确的,只是你们误会了!弄错了啊!”

连成一片的冰锥慢慢停住,薇丝盯着佐罗,声音中带着一丝奇异的尖啸,缓缓的说道:“弄错了什么?不要试图欺骗我,不然下一秒你就会直接变成冰雕!”

生死关头,佐罗的脑筋也开始疯狂的开动起来,它一边想,一边说道:“有什么地方搞错了!刚才这位,嗯,蜜瑟雅女士,她的消散方式我曾经见过,让我想一想……对了!我想起来了!腐烂之地里‘被遗忘的高塔’的主人,女伯爵血腥玛丽完成了自己的夙愿,成功的将她的老公做成了丧尸之后,她就是这样,像是被最高级的祝福术净化了一般,化作光点直接消失了!”

薇丝皱了皱眉,她思索了一下,说道:“没错……女伯爵血腥玛丽,她的气息确实是在六个月前彻底消散了,你不是在撒谎,但现在为什么要提起这件事?和蜜瑟雅消散有什么关系?”

此时,佐罗的小脑袋瓜前所未有的灵光,它从没感觉自己的思维如此清晰过,组织了一下语言,说道:“关系大了啊!虽然形成的方式很像是意外成灵,很像是那种没有认识到自己死亡的成灵方式,但想想你和蜜瑟雅女士的对话,她其实非常清楚自己已经死亡了,对于自己是灵体、是鬼魂这一点,蜜瑟雅女士是有着清晰的认识的!”

说到这里,佐罗脸上浮现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:“也就是说,蜜瑟雅女士,她其实是一个心中有‘执念’的怨灵!她是因为在死前有着无法释怀的执念,有她放不下的卡托斯哥哥,所以才拒绝死亡,成为了‘鬼’呀!”

已经知道佐罗接下来要说什么了,薇丝的脸色无比苍白,她的声音无比凝涩,颤声道:“你是说,我们完全弄错了方式?”

“岂止是弄错!简直就是完全弄反了啊!”佐罗狠狠的一拍大腿,无比激动的说道:“你们应该加强蜜瑟雅女士的执念,卡托斯先生一出现,就应该狠狠的骂她!嘲讽她!说她是个没用的妹妹!说自己无比讨厌她!根本不想看到她!这样,本就有着对卡托斯先生强大执念的蜜瑟雅女士,必然能够把这种执念更进一步,转化成‘怨念’!这样说不定就能突破辰絮柳力量的限制,不再是地缚灵了!”

“但你们干了什么?居然满足了蜜瑟雅女士的愿望!让她的执念不复存在了!这样,她身为一个鬼魂,就没有了在这个世界上的依托,自然就消散了啊!你们这种行为,用查那帝国的一个古老的词汇形容,应该就是将蜜瑟雅女士给……给‘超度’了啊!”

被佐罗这一席话说的完全哑口无言,薇丝心中非常清楚,佐罗说的逻辑清晰、合理,恐怕就是事情的真相了!但是……自己的小姑就这么消散掉了,就这么死于自己的理解错误,死于自己的乌龙行为吗?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薇丝捂住脸,缓缓的蹲了下来,无声的饮泣着,周围的冰锥失去了控制,全都噼里啪啦的掉落在了地上。<问题九:“对这项工作/p>

见警“城市管理宣传口号”征集活动颁奖报解除,佐罗才终于松了口气,精神一放松,浑身上下都涌出了后怕的冷汗,将全身的毛完全浸透,整只猫如同在水里捞出来一般!它两眼一黑,直接向后倒去,却落入了北极猫柔软的怀抱里面,刚才佐罗的表现完全无可挑剔,她此时已经完全沉醉了,满面柔情的抱住佐罗,参保人员患大病时也能抵御风险。温柔的为它擦拭起头上的汗水,擦了几下发现根本擦不干净,干脆把脸凑上去,一点点的舔舐起来。

佐罗推开她,又缓缓的站起来,面朝薇丝说道:“这位法圣大人,我说的句句属实,相信您也有自己的判断,对于这件事情,我感觉非常的遗憾,但真的不是我们的错!所以,能放我们离……嗯?你好像不是法圣大人?”

此时脸上挂着泪珠,一下站起来的女孩,自然是薇恩了,她擦拭了一下眼泪,没有理佐罗,而是对光幕里的卡托斯说道:“爸爸,姐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,逃跑了,我刚才试图把她换上来,但没有成功,她似乎陷入非常深的自闭环境里了。”

光幕里的卡托斯沉默良久,最后,稚嫩的小脸上硬挤出一个微笑,用略带颤抖的平静声音说道:“告诉丝丝,爸爸不怪她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也不待薇恩回答,他便直接将通讯切断了。

北京哪医院治疗男科好
银川治疗卵巢炎医院
玉林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