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手机品牌

异世邪君第三百一十四章恩仇各有理营养

来源:  点击次数:0  时间:2021-01-15

异世邪君 第三百一十四章 恩仇各有理!

君莫邪一飘而进,手指轻轻一弹,那三名女子既没看到,也未觉察任何东西,已经逐一昏睡过去了……总算君大少爷还算有风度,没有对女人下杀手,否则倒在地上的就只会是三具死尸了!

“是你?君莫邪?”八长老双目一张,顿时认出了他,眼中瞬时流露出切骨的怨毒: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两人对望一眼,心中同时升起一个极度不祥的念头:难道风雪银城已经失陷了吗?但……大哥不是说三大圣地来了数百高手帮我们对付君家嘛?又怎么会这么快就失陷了呢?

“我怎么进来的貌似不重要吧!起码对你们来说不重要了,重要的乃是另外一件事,我要恭喜二位,你们马上就能够出去了!重见天rì,呵呵,是不是很惊喜?”

君莫邪没时间跟他们磨牙,干脆利落的出手,一指一个制住这两人的穴道,以他目前二级尊者的惊人实力,对付这两个神玄一品的玄者,自然是手到擒来,不费吹灰之力!对方根本她一点窝窝头也未沾就不存在有任何抵抗的空间!

君大少爷轻易制服两人,即刻实行下一步计划,眼眸中神光爆shè,轻喝道:“摄魂**!”这一次,可没有借助任何的外力,直接利用本身最jīng纯的jīng神力强行催眠,瞬间便彻底迷失了此二人的心智!

君莫邪的眼神散发着妖异的神光,牢牢地锁定两人的眼睛,八长老和九长老的眼神从愤恨转为迷惘,再转化为温顺,乃至由衷的服从……君莫邪突破至今,眼下施展出来的摄魂**,与当初天玄初级的时候施展的摄魂**,原理虽然无异,但效果却绝不是同一档次的!

这一次的**,乃是最彻底的,也是最纯粹的!

今夜!我就要让这风雪银城天翻地覆!

君莫邪嘴角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,眼中妖异的神光愈来愈盛!

银城大厅之内,寒、萧两族之间争辩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……寒斩梦脸sè凝重中带着悲戚,话语间倍添冷凛之意,沉声道:“萧行云,自银城建城,饱历无数风霜,历代以来,我寒家恪守祖宗遗训,对萧家素来照顾有加,无论有什么好处,都任由萧家取过,寒家再得;一旦遭遇危险,也尽都寒家奋勇争先,让你们萧家坐享其成,桩桩件件,皆有证可考!”

“远的不说,就说当rì你们屠戮君家两个小辈,引动了东方世家的疯狂反扑,若非家父违心破例,请动八尊之首的云别尘,联袂压制东方世家,你道只凭你们兄弟区区实力,当真可以战胜东方老夫人吗?只怕那一次萧家就能够有灭族之危!”

“如此忍让照顾,已历数百年的光yīn!历代祖先也尽都兄友弟恭,亲厚更胜手足,但到了你这一代,竟然如斯狼子野心,倒行逆施!不仅想要篡夺城主之大位,还任意屠戮血脉同胞!如此行径,人神共愤,天理难容!萧行云,你且扪心自问,如何对得起萧家为了银城抛头颅洒热血的列祖列宗?”

“说得好!寒斩梦,你既然有此一说,那老夫倒是要反问一句,当初祖宗遗训,至今还在墙壁上悬挂!你也说,我萧家历代先祖,尽都为了银城呕心沥血,鞠躬尽瘁!但你,刻下又是如何对我萧家的?你居然还有面皮说出这等话来?究竟是谁言行不一,倒行逆施?!”

萧行云满脸悲愤、愤怒,白须抖颤,戟指喝道:“当初,萧寒与烟瑶两个孩子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我们两家大人便相互协商,定下婚事,双方何曾有过异议!就等着他们年纪一大,就成亲百年好合,白头偕老,本是一桩极大美事!但你寒斩梦教女无方,女儿下山之后就与野男人勾勾搭搭,居然还说什么海誓山盟,非君不嫁!当时两家婚约还在身,誓言犹在耳,居然就做出下贱勾当,实实有辱我萧家门风!”

他重重的喘了口气,道:“这等奇耻大辱,我萧家如何肯善罢甘休!相信换了任何人家,都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!但你不仅不斥责你女儿的种种劣行,反而大肆阻挠我萧家报仇雪恨,让我们活活将那一口冤气咽回肚子里,你难道不知,我萧家也是世家大族!我萧家,也是有尊严的!这些你都考虑过吗?可你就只知道偏袒自己的女儿,根本全无顾及我们萧家的颜面,一意孤行,强硬到底!居然被人抢了老婆还不准复仇,这算是哪门子的道理?普天之下,只要是男人,又有谁能够忍得下这口气?”

寒预计今年底前正式开业。据介绍斩梦双目血淋淋的看过来,恨声道:“萧行云,你不用在这里颠倒是非,混淆黑白!是非曲直,早有定论,当初瑶儿年幼之时,定下亲事,确有其事!但当时内子就曾经郑重说过,婚事暂且定下,若是将来两小长大之后,只要彼此情投意合,即可成亲!但若是xìng情不能相投,也可另议!这句话,可是有的吧?当时定下此事的时候,两家所有长老俱在场为见证,这句话,相信大家都不会忘记吧!”

“至于萧寒长大之后为人如何,在场之人尽都心中有数,寒某在此也就不累赘多言了;惟瑶儿却由始至终从来都反对此事,就在他们下山历练之前,也曾苦苦哀求过好几次要解除婚约,甚至还有一次就跪在你的面前请求你做主,这件事,你总不会忘记了吧?当时你是如何说的?我记得你说的是:婚姻大事,乃是两人一辈子的大事,若是当真合不来,那也不可勉强!毕竟强扭的瓜不甜!这句话是你亲口所说,你总不会忘记吧?”

“既有内子之言在前,又有你自己的那句话在后,婚约虽有,但却早已名存实亡!充其量就只是没有对外宣布而已!这个事实,整个风雪银城,又谁不是心知肚明?何来败坏你萧家门风之说?等到瑶儿下山之后,遇到君家三公子君无意,两人情投意合,互相爱慕;但瑶儿始终也不曾透露过自己的身份,她想的,正是是保全你们萧家的颜面!她只想回到银城禀明我们之后,正式解除婚约,然后再对君无意表明自己的身份,以求三家和睦,不起矛盾。这件事,在瑶儿回山之后,乃是你我一同询问得知的,你不会装糊涂说不记得吧?如今却要拿着不是当理说!是何用意?”

“事情何其明显,君无意分明就全然不知内情,君他一把拉住对方的头发家余者更是无辜,但你们萧家却是大张旗鼓的下山,擒回瑶儿;更逼迫君家!瑶儿作为城主之女,竟被你们强行押解而回,当时我也并没有说什么;只因为心中还对你们萧家有所歉疚。虽然是众所周知,但毕竟是我们寒家首先提出解除婚约,确实于理有亏。但你们却变本加厉,勾结宵小,下毒手害死白衣军帅君无悔兄弟三人!令到君家家道中落,几近一蹶不振!更刻意不至君无意于死地,让他下身瘫痪,残疾至今!于君家来说,何其无辜?”

“甚至他们从头到尾根本就不知道瑶儿的身份,却被如此加害!含冤受屈!甚至到后来的君莫忧君莫愁,更是死都不知道为何!若非东方世家介入,此事几成悬谜,你们萧家就不觉得自己做的过分吗?”

“回到银城之后,更抓住此事大做文章,妄图逼迫瑶儿立即成亲!更以君家为于是厉声呵斥。陈某赶紧松开双手夺门而逃。要挟,致令瑶儿举剑自残,几乎一命呜呼,独自隐居剑峰,至今已有十年岁月!为何事情发生之后,你却就将自己说过的话全部忘记?强横霸道,咄咄逼人!当初为了祖宗遗训,为了息事宁人,寒家大违本心,全未追究,甚至你们萧家提出来再定下萧凤梧和梦儿的婚事,本城主仍不惜违背本心,也意yù对上一桩未成亲事予以补偿。当场便慨然答允,并未有丝毫为难!可说已经是做到仁至义尽!萧行云,你仔细回想,近数十年以来,你们萧家的种种所作所为,几时曾经当我们寒家是主子?反之我们寒家,这数百年的漫长岁月中,可曾有一天当你们萧家是奴才?如今你说出这般话来,岂不令人齿冷!”

萧行云冷笑一声:“不错,你说的这些,大都是属实!老夫确实曾经说过那句话,也承认婚约可以解除!但事实却是,当时并没有正式解除婚约,你那个不知自爱的女儿就与别人勾搭上了!这难道不是事实吗?老夫向来是通情达理的人,若是当真解除婚约之后,你们爱将闺女嫁给谁就嫁给谁,那是你们家的事!跟我们萧家全无半点干系,更何况,烟瑶也是老夫看着长大的,老夫向来爱如己出,焉能不盼望她幸福?若是解除了婚约她有了婆家,老夫不仅不会为难,而且谁为难她,就是跟老夫过不去!”

“这话说得,你自己相信吗?”寒斩梦几乎想要呕吐,人能够无耻到这地步倒真是少见。将自己的女儿已经逼得走投无路生死两难,居然还说什么‘爱若己出’!真亏他说的出口!

西安早泄治疗哪家好
四川成都肝病医院
济南哪家治疗白癜风医院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