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> 新机上市

巫师学院第三百六十章不通人情的杰瑞营养

来源:  点击次数:0  时间:2021-01-15

巫师学院 第三百六十章 不通人情的杰瑞

【感谢Lusthav的推荐票!】

这一逛,就是一整个下午,其间,小雨降落了下来,也没有让易行回去,直到天快要黑了,易行才被索罗叫了回去,逛了大半天,感觉很好,并且想明白了一件事情。

下雨天果然还是睡觉比较舒服。

是的,易行根本就没有逛多少时间,在刚下雨的时候,易行就找了一个地方睡了起来,只留下司绨一个人在小学里面乱逛,欣赏着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,玩着从来没有玩过的玩具。

在被易行带走的时候,司绨还有频频回头看着那些玩具,显得不想离开,可是却不敢多说一句话,乖乖的低着头,恋恋不舍地跟着易行离开了炎耀小学。

见此,易行只是微微一笑,然后一句话也不说的在前面走着。

“你跑哪去了,也不知道说一声,咦......他是谁?”

索罗好奇的问道,不明白易行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出去了一趟,回来的时候,却多了一个小孩,难道......

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索罗的眼神变得诡异起来。

“别用这种眼光看我,他是一个孤儿,想去炎耀小学上学,结果今天才到。”

易行白了索罗一眼,解释道。

“唉,要是真的该多好,不过炎耀小学招生的时间不是已经过去了吗?”索罗叹了一口气,问道。

易行点点头,说道:“是啊,所以我看他可怜,问他愿不愿意来巫师学院,他答应了,我就带他来了。”

“什么看人家可怜,我看你分明是看人家天赋好吧。”

易行是什么人,索罗还不知道吗,无利不起早的人,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损己利人的事情,不做损人利己的事情,已经算是大幸了。

“咳咳。”

易行猛烈的咳嗽起来,辩解道:“索罗叔,别再学生面全县渔业社会总产值实现135亿元前污蔑我好不好,当然,任何污蔑都无法掩盖我光辉伟大的形象的。”

“呕。”

索罗干呕了一下,表示自己对易行的自恋的态度,“你还光辉,还伟大,你在学生心目中,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米虫,整天就知道晒太阳,偶尔心情好了的话,处理一下学院的事情,其他时间,都是我和风铃在管理学院,而且某人还不时地玩失踪。”

提到这件事,易行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,不过还是强辩道:“那不是你们做的比我好吗,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交给你们呢,难道你放心我管理学院?”

“放心,又不是我的学院,我有什么不放心的。”

索罗愤愤不平地说道。

对于索罗的话,易行并没有放在心上,知道这只不过是他发发牢骚而已,真让他不管学院,简直是要他的命。

“司绨就交给你了,我去睡一觉,晚上晚宴开始的话,让人叫我。”

易行直接越过索罗,在一名学徒的带领下,去已经准备好的房间,打算趁着小雨未停,再小憩一会。

看着易行的背影,索罗真想撂挑子不干,想了想,还是不舍得孩子们,只能叹了一口气,认命般的看着司绨,说道:“好吧,司绨,你叫司绨吧,跟我来吧,先给你换身衣服,今天我们是来庆祝维姆成神的,你乖乖地跟着我,别到处乱跑,明天带你会学院。”

“嗯......”司绨心不在焉的应声道......

......

“舒服啊。”

易行并没有睡多久,在学徒来到门口的前一刻,就悄然的醒过来,舒你会看到那里都可以进行渗透服的伸了一个懒腰,舒展一下筋骨,一阵阵好似天雷炸裂般的爆响声,随着动作的进行,自易行“求职一定要符合自身定位的身体里发出。

经过一番活动之后,全身筋骨通透,充满力量感,好似有用不完的力气一般,让易行感觉更加的舒服。

砰!砰!砰!

维姆的学徒适时的来到了房间门口。

易行也不做停留,身上的睡衣好似水面投入一颗石子一般,一阵涌动,一件礼服快速的新出现在身上。

学徒刚想躬身行礼,就看见了易行身上的礼服,诧异的看着易行身上的礼服,然后又看了看手上的衣服,有些尴尬的说道:

“抱歉,还以为您没有准备礼服呢。”

见此,易行微微一笑,伸手在衣服上轻轻一点,身上的礼服瞬间又变成另外一个样子,虽然同样是礼服,却与刚才那一间完全不同,显得更加的柔和。

这下学徒终于知道易行身上的礼服是怎么来的了,羡慕的看着易行身上的礼服,道:“还是您这个方便啊,无论什么样的场合,随时都可以穿上最合适的服装。”

“这件衣服可不是这么简单哦,它本身还具有自我清洁,避水,除异味等多种功能,只要有这一件,以后就不用其他衣服了,当然,内衣肯定还是要有的。”

易行不无得意的‘介绍’或者说炫耀道,至于更多的,肯定不会说了。

谁知道学徒有些好奇的问道:“尤格先生,您这件衣服有这么多的生活魔法阵,就没有铭刻防御魔法阵的地方了,虽然看起来非常好,可是就不能算是魔法袍了,您应该只保留一两个,比如:避水、自我清洁,还有这种变形的能力,其他的地方应该都铭刻上防御魔法阵。”

学徒虽然没有明说,可是他眼中一副暴殄天物,看败家子的眼神可是没有丝毫的掩饰,或者说想掩饰,却不会,气的易行直翻白眼。

看着易行气呼呼离去的背影,学徒眼中露出一阵迷茫,不知道易行为什突然离开,不过随即就又变成惋惜的神色。

感受着背后的目光,易行眼角不断地抽搐着,加紧了脚步,走的更加的快了。

走进白天的房间,果然维姆和马修都在里面玩法师棋,唯独少了索罗,不过易行并未在意,而是气呼呼的坐到了沙发上。

“怎么了?”

维姆发现易行坐在那里,一脸我不高兴的表情,于是在吃掉了马修一个棋子之后,开口问道。

易行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,惹得维姆和马修哈哈大笑,维姆一边笑,一边说道:“你说的应该是杰瑞,他是我的魔法塔最好学的一个,可是太过痴迷了,对其他事情简直一窍不通,不过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好玩,看来以后要多关注一下了。”

“杰瑞,我还汤姆呢,他也太痴迷了吧,这么简单的人情世故都不懂,看他的眼神,我还以为我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错事呢。”

易行吐槽道。

维姆笑着说道:“要不我把他叫过来,随便你处置。”

“算了吧,你觉得我好意思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计较,而且我要是想教训他,早就出手了,还不是因为他的眼神十分的纯粹,没有丝毫的恶意,我才放过他的。”易行拒绝道,教训一个什么都不懂得人,自己可没有这种爱好。

“好吧,反正我也没想真的把他叫过来。”维姆坏笑着说道。

易行白了维姆一眼,不想再和这样一来这个坏人待在一起,问道:“索罗叔呢?”

“外面,他带着司绨去外面见识一下去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

武汉哪医院治疗妇科好
昆明不孕不育
湖州治疗早泄多少钱